慢 | 设计坊

设计坊@慢雪迦叶舫
Designing Desk/Slowcigar

有些时光,是在书店度过的

周君藏書的杰克报告:

目光照相馆:


推开一扇书店的门,你永远无法预料你将会遇见什么。




有些时光,是在书店度过的

刚来深圳那几年,小书店还是很多的,有一次我推开一家小书店的门,在里面找到一套香港出的全本的金瓶梅,问多少钱,400块,然后就买回去了。那是我买的最贵的书。

我记得还在那里买了一本香港出的竖排的《寒冬夜行人》,也比较贵,但后来不知道借给谁了,想要回来都找不到人。我记忆中是某人,结果她还回的是大陆出的横排的简体字本。我是信任人的,所以我只能怀疑是否我买的就是简体本,或怎么着了。

在北京,我推开过很多小书店的门。有一次去北大成府路找万圣书园,结果在路口碰到了刚刚冒出来的雕刻时光咖啡店,记忆中那里的意粉和咖啡是很好喝的,因为后来还带姐姐和姐夫去吃过一次,他们也说不错。以后我约了不少朋友去别的地方的雕刻时光喝咖啡,他们反映环境真不错。不过现在已经很久没去它的任何一家分店了。

书店带咖啡馆,或咖啡馆放些书,现在很常见。说起来,喝咖啡和看书都比较好的,是北京的书虫。




有一次,在成都出差,我去找一家叫卡夫卡书店的书店,问来问去,终于找到了,在一个小巷里,不过它已经关门,没能推门而进。

这些年很多书店关门。我在北京的第三极书局(已经关门)买了两本外版书,非常喜欢,一本是繁体字的千面英雄,很有名的神话学大师写的,据说卢卡斯就是受它的启发写了星球大战的。还有一本,是我最珍贵的书之一,德勒兹的何谓哲学,台湾版的,300多块一本,我没读完,有几年我经常带在身边的双肩包里,这书难读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这本书是不可记忆的,所以每读一次,都是从开头读起,而它总会让我激发出很多想法,因此书前面一些页面,被我记了很多想法,密密麻麻的,可是如今它已经不见了。由于我一直带在身边,从没丢失它的机会,因此在老家宜春发现不见之后,先找了个遍找不到,心想那肯定拉在深圳,回深圳又找了个遍,至少三遍吧,首先所有常用的包、箱找一下,没有,所有的书柜和可能放书的地方,包括一摞摞的旧杂志里面,找一遍,没有,这下我就有点慌了。因为我是不会记错的,我记得没有丢这本书的那一刻和可能的机会,一直记得它可能在某个地方,现在可能的地方都找了没有,我就没辙了。我还真慌了。一边默想书可能在哪里,一边开始挪床、挪柜、挪沙发,或许有可能它掉进哪个缝隙、后背了。结果还是没找到。我很是空落落的好一阵子。




我喜欢这本书。我还抱着希望,希望它在家里的某个地方静静地呆着,等有机会搬家的时候,它会跳将出来,笑嘻嘻的对我说,笨蛋,找这么久都找不着。

我买过这本书的大陆译本,名字叫什么是哲学,买的时候还挺兴奋。等我的何谓哲学不见了之后,拿出来一看,这哪是同一本书啊,翻译得根本不能读,不知所云。这个教训让我偶尔会在香港买书,哪怕知道大陆也会或将会出同样的书。不过这也没什么太好的结果,在香港买过几本,不仅贵的死人,书也很难看。其中一本,是五十度灰,书难看死了,它怎么会畅销呢。不过这只能怪自己,啥书不买,为啥买这本烂书呢。




我偏爱小书店,也从不理会热心的书店员好心地问要买什么书、要不要帮忙找。我宁愿自己一本本的翻找,哪怕找不到什么,也没什么。一旦找到了出乎意料的东西,那喜悦是很少有东西可以比的。有人说,人一生之中,纯粹快乐的时间加起来只有十四分钟。十四分钟!我还真怀疑,怎么会这么短呢?有的人一次接吻的时间也不止十四分钟的,接吻,绝大多数的时间应该算是纯粹的快乐吧!

当然这要看如何定义纯粹和快乐。但这么模糊、主观的东西又怎么能定义呢?只能靠自己扪心自问、自己掐指一算,你亲身经历的快乐有多纯粹、持续得有多久。不管如何定义纯粹的快乐,找到一本出乎意料、切中心意的书的快乐,我觉得是纯粹的,哪怕这纯粹快如闪电。与之相比,那人还说,人一生之中总共会花十五个月的时间寻找丢失的东西。想起我还希望那本何谓哲学的书会突然冒出来,我觉得人一生中寻找丢失的东西的时间可能远远不止十五个月。如果是丢失了自我,这个寻找时间恐怕会长得很多很多。




推开一扇书店的门,我们永远无法预料将会遇见什么。

有时候是一个极其美丽的背影。尽管拍过不少书店里的背影,但最美丽的背影还是没有拍到,有一次在深圳购书中心远远看到一个穿明黄色上衣、双肩几乎裸露的女人,站在我刚经过的书区那里看书,正准备拍,发现自己已站在下行的电梯上。

有时候是一杯好咖啡。第一次和朋友去广州的方所时,除了发现在那个环境偷拍背影很理想之外,还发现它的咖啡和喝咖啡的气氛不错,尤其是那些咖啡员,一个个表情严肃、专注,对待咖啡好像对待艺术品一样。我最喜欢点的叫巴拿马艺者咖啡。这个名字很带感。

后来又去了若干次,每次都点这个艺者咖啡。有一次,突然发现不那么好喝了。后来问朋友,说是那里的咖啡员经常一批批的留不住人,现在的服务员服务态度和职业技能,都差远了。这个我也在别的咖啡店问过,因为有人的朋友在那儿工作过。真是可惜。好店开着开着就变味了,是现在经常会碰到的情况。





有次和女儿去成都新开的方所,发现女儿极其喜欢达利和超现实主义绘画,令我好吃惊,因为我是不太喜欢达利和超现实主义画派画风的,平时看到他们的作品、介绍基本上是直接翻过去不看的。看来,还是有必要去看一眼的。






有一次去深圳书城——我不是很喜欢去书城,太大了,还是喜欢小书店,不过现在很少有小书店,有也没什么好的,就像报摊,本来很有味的一个城市风景,但在深圳的报摊上什么好杂志和惊喜都买不到,慢慢地就不去惠顾了——在书城里面逛了一圈,挑了好几本书,排队买单的时候,一本本看一下,都是什么书啊,几乎全是自己买过的、已有的!什么看不见的城市,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,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,物质生活……之类的,这些书我都很喜欢,阅读它们是一种纯粹的惊喜和快乐,但是还需要再买吗,你又不是收藏家,挑不到好书,就别买呗,况且有的书都已经有不同的版本了!于是,放下这些书,我扭头推开书店的门,回家喝茶去。





现在,一个人喝着茶,心想,买书于我再也不是一件纯粹的快乐了,那纯粹和快乐早已经发生,新的纯粹的快乐不那么容易获得了。再想,似乎很多别的事也同样如此。

人生纯粹的快乐总共有十四分钟,这或许并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“目光照相馆”

 
评论
热度(10)
  1. 公民杰克报告目光照相馆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读书日
  2. 慢雪迦叶公民杰克报告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慢 | 第八洲
  3. 慢雪迦叶公民杰克报告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慢 | 设计坊
  4. 慢雪迦叶公民杰克报告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公民杰克报告目光照相馆 转载了此文字